陈冰:香港辱国试题事件 要放在西方会怎么样?

  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出现美化日本侵华战争的考题,令香港和华人世界震惊,香港考评局两经理辞职,你怎么看待这件事?考评局经理辞职或试题作废就能过关吗?

  特约评论员 陈冰:看到这道考题,我很震惊。没想到香港这块深受英国文化影响的地方,居然出现如此大逆不道的事,这是在为法西斯主义张目,是在篡改日本军国主义历史。如果把这道考题改为“1900-45年间,德国为欧美带来的利多于弊”,你看看西方会怎么反应?非要把出题者送上历史审判台,并且掀起轰轰烈烈的反对历史修正主义、反对新纳粹煽风点火的舆论热潮,从而提醒和教育后辈们勿忘历史。

  我举一个例子,英国历史学家戴维·欧文,上世纪80年代曾发表过两次关于德国纳粹的演讲,有意缩减纳粹大屠杀人数,宣称希特勒在二战期间帮助了犹太人,说奥斯维辛就没有毒气室。10多年后,这位英国历史学家被奥地利逮捕,围绕是否判刑,整个西方引发了一场批判历史修正主义、反思新纳粹为何兴起的思潮,延续了3年时间。其中人们也讨论了、学术讨论等问题,但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否认纳粹历史,就是犯罪,就是忘记历史,重蹈战争覆辙,并且反思我们每个普通人是不是也有罪。这件事发生的时候,我正在英国学习,关注了好几年,直到这位历史学家在2006年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。

  在奥地利等10多个欧洲国家,都有法律明确规定任何人都不得公开发表开脱、否认和正当化纳粹历史的言论,联邦德国在也通过法律,否定纳粹大屠杀是对每个受害者的侮辱,应当予以法律惩处。1994年德国颁布新的法律,加重了对“煽动罪”的惩处,也就是在公开场合宣传、不承认或者淡化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历史,可以处最高5年监禁。还有位德国人到加拿大开书店,我记得名叫钦德尔,他宣传纳粹思想,否认大屠杀,结果被加拿大监禁两年后驱逐出境,在德国又被捕并判刑。

  2017年一位88岁的德国女人,因在一次集会中说奥斯维辛没有毒气室,而被判6个月监禁,即便她说自己是从书上看来的也不行,公开宣讲就是“煽动种族仇恨”。所以说,对法西斯、军国主义翻案或者狡辩的任何言论,都不属于“”范畴,而是犯法行为。那么比照香港的中学文凭考试,出题者和允许用这道题的官员,都是不可饶恕的,居然敢拿出来当考题,教师工会竟然还说教育局谴责试题有问题是“政治凌驾教育”的行为,用“”来掩盖历史修正主义行为,回避日本侵华暴行。

  考察学生辩证思维能力的试题多去了,干嘛一定要用伤害民众感情和尊严的方式来进行?我认为,这不是一时疏忽,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底线在哪里,而是更像在诱导学生忘记历史,去从事所谓的“违法达义”。这种方式,和西方“新纳粹”的舆论准备一模一样,用去道德化、剔除大是大非的策略,漂白战争历史,为新的极端主义开路。

  直新闻:在香港疫情有所好转时,警方面对的不是维持秩序让人们复工,而是非法集会卷土重来,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?警方如何应对?

  特约评论员 陈冰:世界上所有国家,包括疫情尚未好转的美国、英国,官方和民间最关心的就是何时解禁,何时复工。这次新冠疫情给各国各城市都带来巨大挑战,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尽快复苏经济,将来有活干,有饭吃。欧美也出现,但那是反对隔离,反对戴口罩,同样也出现暴力活动,违法者都被警方抓捕。

  香港的示威活动就很奇葩,不是反对隔离,而是故意暴力、袭警,是修例风波中的暴力活动卷土重来。香港警方以涉嫌违反“限聚令”和扰乱社会治安而抓捕暴力分子,当然合理合法。但我们还必须看到示威者身上所显现的“新纳粹”迹象,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。去年修例风波中,反对派怂恿的黑暴行动,包括烧公共设施,无差别袭击平民和警队,带有“新”的特征,不过正是因为遇到中学文凭考试中的历史修正主义,我觉得香港的黑暴运动越来越有“新纳粹”倾向。

  新纳粹有三个明显特征:一是种族优越主义,二是有一定的组织和标识符号,三是试图拥有一些武器,通过网络教唆成员自制爆炸物和枪械之类,故意制造事端然后进行烧等暴力活动。西方的一些新纳粹组织,对犹太人的打击和反对大大较少,而是把攻击对象转向新移民,甚至打击统一种族的白人移民。

  香港的暴力分子,带着所谓的区域优越主义,对说普通话的内地民众予以骚扰和打击,去年机场私刑说普通话的记者和伤害说国语的台湾记者,符合第一个特征,故意分割蓝色经济圈和黄色经济圈,也是族群歧视的表现形式。他们在修例风波中戴着黄色头盔,黑色口罩、粉红色防毒面具,举着黑色旗帜,符合“新纳粹”第二特征。他们制作汽油弹、夺取弓箭,手执铁棍,警方还破获了土炸弹、枪械案,网络上更有如何施暴的指南,打击的对象除了警方还有新移民、内地学生,这符合“新纳粹”的第三个特征。

  他们提出的口号越来越带有明显的“煽动犯罪”意图,什么“违法达义”、“公民抗命”、“黑警死全家”、“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手段”等等,已远远超出政治诉求的范围。所以说,应对香港的黑暴行动,包括警方应对,仅仅用 “限聚令”和治安法似乎是不够用的,必须有新的策略。如何落实中央全面管制权,如何把香港纳入国家安全法,都是维护香港繁荣和稳定,打击“新纳粹”“新”揽炒香港、揽炒一国两制的可选路径。

  直新闻:香港21岁的男子因涉嫌去年在香港立法会门外冲击警方及投掷杂物,现在被控暴动罪,4年监禁,这对暴力分子能有震慑作用吗?

  特约评论员 陈冰:当然有震慑作用。这个港媒称作修例风波中首个承认参与暴动而判刑的人,会给那些以身试法的人以深刻教训,不能在听信煽暴者的谎言了。但我还想强调,对香港的治理还要加码,要从根子上清除黑暴,从国家安全法的高度去审视和完善香港法律体系。

  我再举两个英国的例子,可以看到法治社会的严要求和滴水不漏。2018年,3位20岁上下的小年轻,因为在网上大骂哈利王子迎娶黑人姑娘梅根是“种族叛徒”,警方以涉嫌煽动种族仇恨或宗教仇恨而被捕。而另外一对新纳粹夫妇,因为庆祝一位工党议员被杀害,警方发现家中还藏有刀等武器,把自己的孩子的名字叫做希特勒,被指控为危险的种族主义幻想和拥有良好的组织,结果,丈夫被判监禁6年6个月,妻子被判5年。

  要是按照香港煽暴派的说法,他们什么也没干,不就在网上“”了一把,怎么能抓能判呢!但他们还是被抓被判了。只有法律齐全了,才能更有力地打击黑暴,预防潜在的犯罪行为。

上一篇:要求严办荒谬历史试题后香港教育局局长儿子被
下一篇:黄金TD创历史新高 低利率时代大佬一致看涨黄金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美前卫生官员:美国或面临现代历史上最黑暗冬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tubegay69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